80后鸡排连锁店老板的心声

2017-01-09 03:46:28

  从一辆黑色卡宴上下来,穿一身黑色运动衣、球鞋,看上去挺憨厚的。“叫我阿诺就好,朋友都这么叫。”他说真名就算了,保密一下。

  在很多温州创二代的惯性思维里,没有超越父辈就不算有成就,这让这代人肩上的压力比一般80后更重。

  昨天上午11点多,文一西路骆家庄,一排密密麻麻的店面中间,“好的佳鸡排”门口排了不短的队伍,一位姑娘用手接过几袋鸡排,站着让同伴给她拍照片发微博。

  “现在的年轻人只要东西好吃,根本不用做宣传。”阿诺笑笑,去年10月份他好的次接触到这个项目也是因为开车经过温州飞霞北路,看到一家很小的店面门口排了很长的队,他好奇也去排队。到元宵节后,他的好的家鸡排店就试营业了,如今他已经在杭州开了9家“好的佳鸡排”。

  肩负父母沉甸甸期望

  80后想创业不肯接班

  在温州市龙湾区,不锈钢、阀门、皮革是这里的三大产业。阿诺家在龙湾区有家做了10多年,年销售过亿的皮革厂,生产人造革半成品,鞋革、皮具革、服装用革等。

  2005年,阿诺大学毕业回到龙湾后,学室内设计的阿诺坚持没回父亲的公司,和同学办了个装修设计公司,“父亲介绍了2个大单子,因此也很顺利。”阿诺回忆取回好的笔钱的情景,当时还没买车,他到对方公司收款,对方直接从保险箱里给了他4万多现金,“就用买菜用的塑料袋一装,我抱着就上银行去存钱,那可是自己赚的好的笔钱。”阿诺笑着说。

  1年多后,由于年轻气盛又欠缺经验,和合伙人一时意见不合,就分道扬镳了。父亲见缝插针,又叫他回公司帮忙,要什么岗位自己说。

  阿诺成了公司销售部经理的助理。“销售部应该是好的锻炼人的,可是我每天的工作就只是确认或者签个字,我们公司做了10多年了,客户都比较稳定,就算跟销售经理出去也是陪老客户吃饭娱乐,学不到东西。”阿诺说,在公司大家都只会说好话,批评意见从来都听不到。于是2个月后,阿诺就坚决离开,在父亲的安排下去了一家国企,本想到大公司学点东西,结果发现工作主要就是喝茶看报,阿诺又离开了。

  “我就想学点东西,可却发现,在父母的翅膀下,你生活无忧,却很难成长。”阿诺说。

  遭遇金融危机

  创二代谋求企业转型

  2008年金融危机,阿诺说家里的企业受到点影响,但并不影响大局;但此时他意识到,虽然公司规模也挺大,可父辈们的产业确实没有什么技术含量,皮革企业对环境有污染,阿诺觉得,就算要继承父业,也必须转型。

  2011年,制造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,阿诺也感觉到了,一回家就常听到父亲叹气,订单越来越少,身边不时听到又有哪家企业倒闭了。“民间借贷,好的低年利息也在30%以上,可制造业很多都在亏本。”阿诺说,像他们家这样的皮革厂,赚了钱就买地造厂房买设备,钱变成了固定资产,流动资金基本靠银行,一遇民间资本危机,人人谈钱色变。“在上海有个朋友开担保公司,红火的时候一天要进出几个亿,可也是说出事就出事了。”阿诺说,这一年,让他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风险。

  开鸡排店

  门槛低≠起步点低

  在阿诺对记者说,开鸡排连锁店“没有我做过的科技型企业那么高级,甚至可以说低级”。

  “门槛低,除去房租,投入3万就能启动一家店,不会有应收账款,也不需要囤货,核心技术就是配料秘方。”阿诺说,从目前来看,一家店每天营业额四五千没问题, 一年赚个十来万没什么压力。

  “好的佳”是全国连锁品牌,好的次接触是阿诺开车经过温州市飞霞南路,看到有人排长队,大学这4年,让阿诺养成了多看多问的习惯,于是也去排队,“那时是下午1点多,看到打出来的单子,已经300多号,就算每个号只消费10元,也有3000多营业额了。”那天踢完球吃完夜宵都11点多了,阿诺又经过那家店,发现还有人排队。于是开始去了解这个品牌。

  “国内总部在上海,叫食光(上海)餐饮管理有限公司,我去上海考察过他们公司包括生产基地,原料来自大成,是肯德基(微博)、德克士等大公司的供货商,由食光经过自己研发的配方进行调味,然后供货给全国代理商。”阿诺说,温州当时已经开了很多连锁店,生意都很火,杭州还没有,他就成了杭州总代理。“年前温州就有70多家了,目前估计已经超过100家。”

  去年,阿诺到处找店面,来到百井坊巷,看到一家水饺店,上去问店面转不转,如果不转那么也可以合作。“那老板娘看我就像是看骗子一样,爱理不理,好的后说听也没听过,没兴趣。”阿诺说,当时这脸皮也不知道怎么挂住的。

上一篇:没有了